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5章 母后动怒

作者:很纠  |  更新时间:2020/2/12 10:12:37  |  字数:3215字
    匆匆赶了回去,杨清焰二话没说就带着人去了明辉宫。

    杨清然果然倚在门边处伸头四处看着,见杨清焰远远的行了过来,双眼一亮,等不及的迎了上去。

    “皇姐,你可算是回来了,你都不知道我等的有多心焦。”小小少年,眼睛闪亮闪亮的,一个劲的往她怀里瞄,像只等着吃食的小猫一样,可爱又可怜的紧。

    杨清焰抚了抚他发顶,满是宠溺道:“知道了知道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嘛。”

    见姐姐一点主动的意思都没有,杨清然索性就停在原地,拽着杨清焰的衣袖,撒娇道:“皇姐答应我的事情呢?”

    许是盼的太久了,询问姐姐的声音里都带着一丝委屈,小心翼翼的,要多忐忑就有多忐忑。

    杨清焰低头一笑,倒是并未卖关子,指着其明道:“喏,就是他了,皇姐给你带回来的好玩的就是这个人了。”

    “啊?怎么是个人呢。”杨清然先是惊了一下子,待仔细打量了几眼其明,这惊讶便化成浓浓的失望。

    姐弟连心,杨清焰自是看得懂自家弟弟表情里的意思,拉着杨清然来到室内,迫不及待的让其明将自己那一手绝技展示给杨清然看。

    其明也不墨迹,手掌上下翻飞间,便是连那最精妙的戏法都比不上他的动作。

    杨清焰心满意足的离开明辉宫,杨清然的笑声一声接着一声的传到她耳朵里,果然不出她所料,清然很喜欢其明的那一手绝技。

    回到她所居住的明思宫的时候,天空上已经繁星闪闪了,杨清焰难得的发了会儿呆。

    “不知道日后江洗兄知道我是女儿身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想着想着杨清焰竟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江洗兄少年老成,半日相处下来,在他脸上看到的表情也是屈指可数,大多时候甚至是面无表情的,全不似他的声音那般让人感到亲切。

    倘若过几天其明出宫告诉他自己的真实身份,只怕江洗兄是要惊掉下巴的,真是可惜,无法亲眼看见。

    昭梧正铺着被子呢,见公主竟然双手托着脸庞,眼睛里满是笑意,脸颊上也浸上了淡淡的粉色,一副思春的模样,再联想今日发生的事情,当下又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铺好被子,昭梧站到杨清焰身边轻声揶揄道:“公主,成公子那般丰神俊朗的人实在是难得一见,日后隔着一道宫墙,只怕是再见不易,公主可千万不要将他太放在心上。”

    昭梧半真半假,说完,还配合的长长叹息了一声,似是有多惋惜一样。

    杨清焰的脸一红,并未觉得昭梧这语气有什么不对,只是心里下意识的反驳着,她和江洗兄不过半日之交,她哪里就将江洗兄放在心上了。

    这些话萦绕在嘴边,杨清焰却是重重的叹息了一声,将那些话又都尽数吞了回去。

    他与她又何止是隔着一道宫墙呢,他们分明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断然不可能会有任何交集。

    其明在明辉宫待了两天才出宫,这两天里,为了遮掩其明的存在,杨清焰打着陪伴弟弟的名号,两个宫殿的跑,在她和清然的全力掩护下,一切都顺顺当当。

    只是没有想到在送其明出宫的路上,竟然好巧不巧的被皇后宫里的宫女给撞上了。

    听宫女禀告完,陈华媚才后知后觉,女儿这两天确实反常,跑明辉宫跑的似是勤快了点。

    叫来儿子女儿宫里的宫女太监细细盘问,这才发现女儿竟瞒着她做出这般胆大的事情。

    一时气的险些都要上不来气,幸亏静竹手疾眼快,及时给她喂了一颗养心丹,否则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明央宫里,陈华媚虚弱的躺在床上,心烦意乱却没有一个出口让她可以宣泄出来,一股气堵在心里闷得生疼。

    静竹轻轻地掀起床帘说道:“娘娘,公主已经在门外跪了大半个时辰了,再久了恐怕伤了身子,是否要叫公主进来说话?”

    陈华媚心里也是心疼了一瞬,但一想到杨清焰做出来的事,便狠心的一闭眼,严肃道:“她既能做出来那样的事,就应该知道早晚会受惩罚,这次若是轻易便饶了她去,下次不知道她还会做出什么更出格的事情来。”

    静竹还有心再劝,只陈华媚却是扭过身去,摆明着不想再多说话,静竹无法,只好放下床帘退了出去。

    门外,杨清焰已经跪了许久,膝盖一阵酸麻,见静竹出来,忙期待的问道:“静竹姑姑,母后可有喊我进去?”

    静竹没有说话,只摇了摇头。

    杨清焰便一下子垮下了肩膀,委屈道:“母后此次怎么这般生气,我以前做的再过,母后最多也是禁我的足,可这次我不过是带了个表演戏法的给清然,母后居然怎么都不肯宽恕我,竟还将自己气成这副模样,我实在是想不通。”

    静竹也想不通,她待在皇后身边已经有些年份了,皇后的性格温软,最是大度,公主又是她的亲生女儿,平日虽也有惩罚,但多是惯着,大大小小的错也常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这次不知公主究竟是触了皇后的什么逆鳞,皇后竟然忍心罚公主跪这么许久。

    静竹想了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安慰杨清焰道:“公主也已经十五岁了,到了可以嫁人的年纪,皇后许是气公主不在乎女子的声誉,竟将个男人带了回来。”

    杨清焰努了努嘴,明显的对静竹这话感到不服气,“可我并未将那人放在自己寝宫,清然也是男子,又无需在意什么声誉,母后怎的还这般生气。”

    “这......”这话可是难倒了静竹,一时间她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分明是你自己闯了祸,不好好反省,还在这里找理由为自己开脱。”

    静竹还未想好措辞,身后便传来一道威严的声音,静竹一喜,知道救星来了。

    原是杨渊听闻明央宫发生的事情,特地赶过来看看。

    杨渊一出现,杨清焰便立马抱住他的大腿,委屈的不得了道:“父皇,您可来了,我的腿都要疼死了。”

    杨渊一点她额头,重重的哼了一声道:“活该,谁让你胆大包天惹你母后生气,你母后罚你跪着也是应该。”

    但毕竟是自己一直以来捧在手心娇宠着长大的千金女儿,杨渊也不忍她受伤,甩了甩衣袖,终无奈说道:“起来吧。”

    杨清焰脸上一喜,站起来抱住杨渊的手臂撒娇道:“还是父皇最好。”

    女儿娇憨可爱,对他也满是依赖,杨渊说不出来的舒坦,但一想到自己的另一个孩子,他的心情也是立即便低沉了下去。

    他轻轻拍了拍女儿的发顶道:“你回去吧,好好反思反思,明日再过来跟你母后请罪。”

    杨清焰怕惹得母后更加烦心,不敢进去,只能从门缝里偷偷瞄了瞄室内,却也只能模模糊糊的看见床上躺着一个人,至于母后现在的身体状况却是无法得知。

    只能担心的说道:“可是母后她......”

    杨渊拍了拍她的手,“你母亲那边不用担心,我自会劝她舒心,所谓眼不见心不烦,只要你今日别在她眼皮子底下转悠,她很快便能好转。”

    遭到了父皇的嫌弃,杨清焰只能恹恹的退下,想着日后一定谨言慎行,再不做惹父皇母后生气的事情。

    杨清焰离开后,杨渊屏退众人,独自进了内室。

    陈华媚循声看过来,见是杨渊,张了张嘴,但最终却什么话都没有说。

    杨渊坐在床边,几不可查的叹息了一声,良久才说道:“清焰也是无意,你又何必动这么大怒火。”

    他不说还好,他一说陈华媚便觉得满腔心酸再无法忍受,“噌”的一下从床上坐起,赌气说道:“皇上分明知道我气的并非清焰,现在又何必假模假样的来明央宫劝我,这次又是做给谁看?清焰还是你曌泽国的百姓?”

    杨渊坐的端正,只留一个背影对着陈华媚,陈华媚看不清他的表情,也无法通过他的动作窥见他一丝一毫的情绪,两人对峙久了,总有一方要先认输,陈华媚悠悠的叹息了一声。

    “我只是心疼清然,这孩子本来有机会跟她姐姐一般生活的肆意快乐,可我们这些做父母的却将上辈的责任强加于他,让他小小年纪就要被拘着性子,完全失了自我。”

    杨渊也有一些动容,他现在只有清焰清然两个孩子,因着某种原因,以后也只会有这两个孩子,对清然,他说不心疼是假的,但他除了是父亲,还是君主,怪只怪命运弄人,他又能怎么办呢。

    想了想,还是扭头看向陈华媚,扶着她轻轻地躺好,又为她掖了掖被角,轻抚她脸道:“我们夫妻这么些年,你应该知道我的无奈。”

    夫妻间难得这么温情脉脉,陈华媚多少有些贪恋,但是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若这次就此揭过不提,下次正视这事又不知要到什么时候了。

    陈华媚狠了狠心道:“我就算知道你的无奈又能怎样,清然一天天大了,我们这般做对他何尝不是一种残忍,就算现在能瞒一时算一时,那将来呢,真相总有被揭破的一天,到时你让清然如何自处?你让清然和清焰两个该怎么办?”

    妻子声声的控诉响在耳边,但这事向来是杨渊的心病,他一直都在逃避不愿面对,如今被陈华媚直言道破,恼羞成怒,厉声道:“我在一天自会护他们一天,至于未来,我总会想出办法的。”
很纠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