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4章 “好玩”的其明

作者:很纠  |  更新时间:2020/2/11 23:24:33  |  字数:3306字
    杨清焰看着前方那人挺拔的背影,只觉得莫名其妙,他们相识不过半日,竟似老友一般相携逛遍了整个集市,而且......

    她居然奇怪的对这个人生出许多好感,若不是昭梧拦着,她差点都要提出和他结拜兄弟了。

    心虚的捂着心口,还好还好,带着昭梧出来果然明智,虽说日后与这人应是不会再见了,但要是当真结拜,瞾泽国唯一的公主日后就要有一位义兄流落在民间了。

    这么想着,杨清焰的脚步不知不觉放慢了几步,对上成江洗向她投来的不解眼神,杨清焰只能讪讪的笑了两声,追了上去。

    与此同时,她在心里自我安慰道:“必定是与他年纪相仿,志趣相投,他又见多识广,这才生出许多匪夷所思的想法来,没错没错,必是这样无疑了。”

    她从未想过,所谓此刻的熟悉,不过是因为曾经种下的纠葛,缠缠绕绕,说孽缘也好,说良缘也罢,左右不过是上天已经为两人定好的命运。

    傍晚的时候,集市上人声渐歇,人流也开始慢慢散去,杨清焰不禁有点慌张,她马上就要回宫了,可是答应要带给清然的东西却是一点着落都没有。

    成江洗没有错过她愁眉苦脸的样子,装作不经意的问道:“清弟,可是出了什么事,怎么突然闷闷不乐起来?”

    杨清焰眼皮一怂,双肩一塌,泄气回道:“江洗兄不知道,我家里有个弟弟,前两日我答应他要带好玩的东西回去送给他,可今日眼看着集市将罢,我却毫无收获,只怕待会儿回去要惹得他伤心难过。”

    身旁的人耸拉着脑袋,看起来颇有些萎蔫不振。

    一个承诺罢了,这世上没能遵守的承诺多了去了,又何必为了这么一件小事愁成这般模样。

    成江洗在心里暗暗想着,只是这话却是不能说出口来,哪怕是要说出口,也必定是不能对眼前这人说的。

    成江洗默了默,突然猛的一拍手掌,引得杨清焰好奇的看向他。

    却只见他微微一笑,附在杨清焰耳旁,眼睛却是看向他身后的护卫,轻声说道:“我倒是有一个好玩的,清弟可否要看一看。”

    猝不及防,有暖暖的风吹在杨清焰的耳廓处,麻麻痒痒的,随着那话一起钻进了杨清焰的耳朵里,竟顺着经脉血液,铺在了心脏表面,浑身上下蔓延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滋味。

    “这声音可真好听啊,离得近了听着更甚。”杨清焰默默地感叹道。

    眼角余光扫到成江洗脸上揶揄的笑容,理智瞬间回笼,杨清焰点了点头,右手微抬摸着下巴,也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故作深沉问道:“哦?不知道江洗兄有何宝贝?”

    其明浑身僵硬的站着,手拿起也不是放下也不是,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白一阵的,额头上已经冒出密密麻麻的汗珠。

    饶是哪个七尺男儿被两个女......额,男子盯着这般打量都会受不了的,可他现如今刚刚好就正面临着这样的窘境。

    “昭梧,你觉得如何?”

    杨清焰上上下下的扫了其明一眼,又抬眼偷偷的瞄了瞄正站在一旁气定神闲的成江洗,心里实在是弄不明白这位仁兄打的什么主意,只好捣了捣昭梧的手臂,轻声问道。

    昭梧也正皱眉思考呢,闻言凑到杨清焰耳边诚实道:“公主,奴婢眼拙,实在看不出成公子的这位护卫有何“好玩”之处。”

    杨清焰心里也是这般想的,这个护卫看起来虽不讨厌,但是木木呐呐的,浑身上下看不出来一点“好玩”的气质来。

    但是她却不能像昭梧那样实话实说,江洗兄也是一片好意,她不领情也就算了,若是再出口打击,那只怕今日这短暂的缘分就要在这里不愉快的结束了。

    杨清焰可犯了难了,在原地踌躇着,脚尖不断摩擦着地面,没一会儿功夫,鞋子上都浮上了一层浅浅的灰尘。

    其明被这两人盯的有些久了,又不敢乱动,双腿都微微有些僵硬,只好向自家主子投去求救的目光。

    成江洗忍俊不禁,用折扇轻轻敲了敲杨清焰的后背,“清弟盯着我这护卫许久了,可是看出个什么来没有?”

    “嗯......看出来了,你这护卫威武严肃,长相确实讨喜,对,长相讨喜.......”

    前言不搭后语,话到尾声,连杨清焰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了,只好咧开嘴干干瘪瘪的笑了两声,“哈,哈,江洗兄的这个护卫甚好,所以我就不夺你所爱了,人还是留在你身边,我再去别处寻寻好了。”

    杨清焰费尽心力想着说辞拒绝,可成江洗却是一点面子都没给她,既看破又说破道:“清弟不必勉强,我这护卫长相其实没有什么过人之处,等他给你露几手后你再决定也不迟。”

    什么?还有露几手,刚刚怎么不说,杨清焰霎时间怨念丛生,这不是白白害她纠结尴尬了许久。

    只是还没等她去质问成江洗,眼前便有火花一闪而过,瞬间便夺去了她的注意力。

    有谁能想到其明这个堂堂汉子,看着不苟言笑的,竟然会变戏法,手掌翻来覆去的,便有许多小玩意突然出现在他的手上,都是杨清焰刚刚在集市上把玩过的,不知道成江洗何时竟将这些东西都买了下来。

    成江洗面不改色的从其明手里接过来那些东西,又轻轻柔柔的放进杨清焰的怀里,一句话都没有解释。

    杨清焰也无暇杨及,因为其明表演到了最精彩的地方。

    也不知道他是使了什么办法,手掌飞速绕动,竟然隐隐带出来一些淡黄色的火苗,然后便是噼里啪啦,似是绚烂的烟火一般闪烁着悦眼的颜色,但等他停下来,杨清焰去翻他手掌来看,却是一点火焰的痕迹都无。

    杨清焰从小到大看的戏法多了去了,却很少能有人做到其明这般让她眼花缭乱的,尤其是配上其明那一副宠辱不惊的样子,看着更是得趣。

    她以前曾听过宫里那些年长的太监宫女们说有些江湖人士修炼内功,最后练的飞檐走壁,无所不能,看来其明就是个中好手了,寻常人绝做不到这些。

    杨清焰心里一喜,暗暗觉得,其明的这一手绝技清然必定会喜欢。

    于是只好腆着脸皮的推翻自己刚刚才说出口的话,对着成江洗弯腰抱拳道:“江洗兄,你这护卫甚是有趣,不如就暂借我几天吧,日后我就欠了江洗兄的一个人情,若有机会,小弟一定会报答江洗兄。”

    杨清焰和昭梧这对主仆弯下腰的时候,成江洗和其明飞快的对视了一眼,成江洗微不可查的对着其明点了点头。

    “清弟这话严重了,我让其明露这几手,不过就是希望能帮上清弟的忙,如今清弟喜欢,我就再高兴不过了,还谈什么人情报答,清弟这般,可是要与我生疏了?”成江洗弯腰扶起杨清焰道。

    成江洗一脸真诚,倒是说的杨清焰生出了一丝心虚,像是真的做了什么不对的事情。

    杨清焰都与成江洗商量好了,昭梧却悄悄地将她拉到一旁道:“公主啊,咱们可是偷溜出宫的,带回去个大活人算怎么回事,还是个男人,皇后若是知道了,少不了又要责骂您了。”

    提到陈华媚,杨清焰的心也是跟着颤了几颤,诺大的皇宫,她最怕的人莫过于她母后了,她母后训起人时严厉非常,一点都不把她当亲生女儿看待,若她当真将个男人带回宫,只怕绝没好果子吃。

    她纠结的看了看其明,脑子里清然的脸和母后的脸交替着闪现,最终,杨清焰猛的一捏拳头,一脸大无畏的对昭梧说道:“管不了这些了,咱们把他打扮成个小太监,偷偷的带进去,哄清然高兴后,再偷偷的把他送出来。”

    昭梧一脸无奈,回道:“公主,那您就自求多福吧。”

    杨清焰噎了噎,真是反了昭梧这个小丫头了,自家主子都敢讽刺。

    但昭梧说的没错,她的确是要自求多福了,这么多年她鲜少能斗过母后,哪次不是被抓了现行后被罚个十天半月的不能出门,这次但愿她能运气好上那么两三分。

    这样一来,杨清焰再看向其明的目光都带上了一些愤愤,想着这护卫为何要生的这般高大,小太监哪有这副身形的,这样岂不是很容易就暴露了。

    其明被她看的极不自在,一度怀疑是不是主子的目的已经被看穿了去,但主子淡定自若,他也不好说什么,只能默默忍下。

    杨清焰带着昭梧其明便和成江洗在正阳街头分开了,成江洗什么都没问,一举一动都是充分信任的样子,这也让杨清焰着实松了一口气。

    虽然清楚他迟早会知道她的身份,但现在他若是问东问西的,杨清焰还真不知如何同他解释。

    也正是因为他的这份贴心,杨清焰在临走时还偷偷多看了他好几眼,这般翩翩佳公子,以后应是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了,想想竟多少还有些可惜。

    杨清焰昭梧两人带着其明从正阳街上一路南行,没过多一会儿,便到了皇宫门口。

    昭梧递上令牌,城门口的侍卫立即便跪倒了一片,杨清焰叫来带头的那个侍卫长,严肃说道:“记住了,今日进宫的只有我和昭梧两人,再无其他人,明白吗?”

    杨清焰特地将眉头紧皱,声音也是刻意压低了的,做出仗势欺人的模样。

    那侍卫长果然连看都没往两人身后看一眼,只不住磕头道:“是是是,小的明白,公主今日只带了昭梧姑娘回宫。”

    而跟在杨清焰身后的其明低头敛目,对这一切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惊讶,似是早有预料的样子,杨清焰只当他是情绪不喜外露,并未多想。
很纠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