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3章 故事总有一个开始

作者:很纠  |  更新时间:2020/2/11 23:24:16  |  字数:4859字
    炽元十五年,曌泽国正蓬勃发展,百姓欣欣向荣,附属国年年进贡,都城车水马龙,一派繁华。

    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杨清焰一身男装,身姿潇洒。

    她本长相偏柔,尤其是一双宝石般的眼睛,又圆又大,但怎奈她父皇从小就将她当做男儿般养,一举一动,甚至比这世上大多数的男子都要干净利落。

    如今女扮男装的溜出宫来,竟是丝毫没有惹得他人怀疑,路上的行人都只当这是哪家的富贵公子哥出门玩耍来了。

    只有杨清焰的贴身大丫鬟昭梧眼看着自家公主又与一个陌生男子擦肩而过,几欲碰到的时候急红了眼,想了又想,终还是一把拽住正东张西望的杨清焰的衣袖,附在她的耳朵边轻声的恳求道:“公主,今日街上人多,咱还是早早回宫吧,若是不小心挤到碰到了伤到了哪,陛下和娘娘可是该伤心难过了。”

    杨清焰却是混不在意,反手一把搂住同她一样男儿装扮的昭梧,本有点猥琐的动作,她做起来却凭白多了几分豪气。

    她拍了拍昭梧的肩膀,安慰道:“莫怕,就是人多些才好呢,我可是答应了清然的,定会给他带回去顶顶好玩的东西,如今人多,好玩的东西肯定也多,咱们细细找找,找到了便回宫。”

    昭梧还想再劝些什么,杨清焰却不给她机会,瞅着那边有卖糖人的,竟风一般的跑了过去。

    昭梧满头大汗,却也只能认命的跟了上去。

    曌泽国皇帝杨渊时年三十五岁,登基十五年来膝下只有皇后所生的一子一女,儿子小小年纪便被封为太子,而公主也是如珠如玉,被帝后捧在手心里长大的。

    许是兄弟姐妹少,公主和太子自小便亲密无间。

    但太子体弱,又肩负着曌泽国的未来,一直被养在深宫中,鲜少能有机会像杨清焰那般四处疯玩。

    每每想到清然总是要被拘在宫里读那些晦涩难懂的书籍,一张小脸皱的像个老头子的时候,杨清焰就一阵心疼。

    清然是她唯一的弟弟,对他好,是她义不容辞的责任,所以尽管清然不能出宫,杨清焰却总是想尽办法的逗他开心。

    前几日也不知道清然是从哪听来的消息,说是宫外正赶上三年一次的大集,络绎不绝的商贩赶来都城,带来许许多多新奇的玩意。

    清然说起这些的时候,眼睛闪闪发光,里面盛满了期待,他比杨清焰小五岁岁,今年十岁,正是贪玩好奇的年纪,只是无奈生为太子,一举一动都有百般禁忌。

    噼里啪啦的对着杨清焰说了一通后,少年的眼神便暗淡了下来,他知道他必定是无法出宫的,以前姐姐明着暗着想要带他出去都没有成功,甚至还有几次连累了姐姐被父皇母后责骂。

    想到此,杨清然突地凑近杨清焰,亲昵的摇了摇她的手臂,“姐姐,你去帮我看看可好,看看这三年一次的大集究竟是如何个繁华法,集市上都有些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然后回来再细细的讲给我听,这样也算我去过了。”

    杨清焰又是心疼又是心酸,对上弟弟满怀憧憬的目光,却是一句别的话都说不出来,只宠溺的点了点弟弟的额头,一口答应下来,“你放心,到时候姐姐不仅去帮你看,还一定会把整个集市上最好玩的东西带回来送给你。”

    少年如愿的笑了,阳光洒在他的脸上,填满了他两侧的酒窝,也让杨清焰的心暖呼呼的,就好像在凛冽的冬日里喝了一大口热汤,再也找不到比这更满足的事了。

    如此一来,杨清焰便是不能多带宫人了,省得束手束脚。

    她趁着黎明皇宫还没有苏醒的时候,拉起脑袋还不甚清明的昭梧,两人一同换上小太监的衣服,凭借着娇小的身形,在昏暗天色的掩护下一路畅通无阻的摸到了皇墙边上,偷偷的从小门里溜了出去。

    杨渊收到公主偷溜出宫的消息,是在准备上朝的时候,他的皇后正贴身伺候着,细细的为他整理着衣领,亲力亲为,细致入微。

    杨渊却早已不耐烦陈华媚的细致,恰巧小太监又慌里慌张的跑了进来,便顺势发作了出来。

    还没等小太监跪下向帝后请安,杨渊便是一声厉喝:“慌慌张张的像什么样子,有失体统!”话一说完,脸色便已经黑了个透顶。

    小太监吓得脸色发白,“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嘴里连声喊着饶命。

    杨渊明显的感觉到抚在他衣领处的那双手一僵,接着便是故作自然的拿了下去。

    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这分明是他的目的,可是目的达成,他的心里却是空落落的,直恨不得抓住那双手,至于抓住了之后又能怎样,他的心里却是一片的茫然。

    “皇上同一个小太监置什么气,”陈华媚轻轻柔柔的开口,顺道给了杨渊一个台阶下,“他这般匆忙,必定是有要紧事要说,陛下便让他将话说完吧。”

    杨渊定定的看了陈华媚几眼,陈华媚却避开了他的视线,脸上从始至终都挂着清浅的笑容,一点都没有因为他莫名的怒气而产生丝毫的不愉快,杨渊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说不出的难受。

    稍后便觉得无趣,于是他摆了摆衣袖,这便是放过小太监的意思了。

    小太监连连磕头,然后才继续说道:“公主宫里的人刚刚来报,说公主不知何时离宫,至今不见踪影。”

    杨渊的眉头也只是稍稍皱了一下便松开了,也是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次数实在太多,他早已习惯。

    虽知自会有暗卫护在杨清焰的周围,保她不会受到伤害,杨渊还是在临踏出房门的时候对陈华媚冷声道:“清焰近来越发胆大包天,你身为母亲,多有失职,日后应该对她严加管教。”然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明央宫。

    杨渊一离开,大宫女静竹便忿忿不平的说道:“娘娘,皇上刚刚分明是故意给您脸色看,您怎么也不为自己说一句什么,就这么默默的忍了下来,皇上日后......”

    陈华媚抬手示意静竹不要再说了,心里却是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她又怎能不知呢,只是知道了又能如何,不过凭添烦恼罢了。

    想她十五岁嫁给杨渊,这么多年来,虽说荣华富贵尽享,只是守着一个捂不热的人,其中心酸又能对谁说呢,只怕是不管对谁说,那人都会骂她一句不知足。

    宫里如何,杨清焰是不知道了,她现在正快乐的穿梭在正阳街上,无忧无虑,没有一点烦恼忧愁。

    突地,正兴致勃勃左看右看的杨清焰猛地停下了脚步,指着前方聚在一起的人群问昭梧道:“那么多人聚在那里是做什么呢?”

    昭梧使劲的点了点脚伸长脖子往里看,但奈何前面站着的大多是比她高比她壮的男子,她将脚都点的酸了,依旧是一点都没有看见他们围着的是什么。

    看见昭梧泄气的摇了摇头,杨清焰却是眼睛一亮,一把拉住昭梧的手臂,“走,咱们也去看看。”

    两人在人缝中一阵穿梭,才极其费劲的挤到了前方。

    人群的中心跪着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她低着头,看不清容貌,只是身体一颤一颤的,看着好像是在哭泣。

    周围人的窃窃私语传进了杨清焰的耳朵里,“我刚可是看见了,这小姑娘生的标志,买回去做个丫鬟倒也不错。”

    “张兄,要真是美人的话,买回去做丫鬟岂不亏了,怎么说也得抬了回去做妾,今晚便可洞房花烛。”

    “唉,话可不能这么说,她既是卖身救父,只要签完卖身契,做丫鬟和做妾又有何区别,还省得我家那只母老虎又借题发挥。”

    “原来如此,还是张兄想的周到,小弟佩服......”

    杨清焰郁闷的看了看身边正在交谈的两人,分明都是一副书生打扮,不知为何,说出来的话竟会如此下作不堪,许是圣贤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吧。

    对着昭梧使了使眼色,昭梧不情不愿的从怀里掏出来一锭银子,递到那女子的身前,“喏,这是我家公....公子给你的,快拿着回去救你父亲吧。”

    正在哭泣的女子终于抬起了头,也不知道究竟哭了多久,双眼红通通的,但饶是如此,却依旧难掩女子的秀美,怪不得刚刚那俩人会生出那样龌龊的心思。

    女子看了看昭梧手里的银子,却是没有立即接过去,只看着杨清焰问道:“公子可是要买下奴家?”

    杨清焰一愣,她不过是看不过这些人对一弱女子说出那些污言秽语,想要帮她一把罢了,并未想过要带她回宫。

    见杨清焰不说话,跪着的那女子也是瞬间就明白了,她重又低下头,拒绝道:“即是如此,那公子的银子奴家不能收。”

    围观的人立即便爆出一阵哄笑,有那些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打趣道:“这位小公子,人家这是嫌你给的银子少呢,哈哈哈....”

    杨清焰的脸一阵涨红,昭梧也是气的直跺脚,对那人大声吼道:“你休要胡说八道。”

    杨清焰也不想同他做过多的争辩,只示意昭梧再多掏些银子出来,她们出宫匆忙,并未多带,这些几乎是全部了。

    可谁知那个女子依旧是没有接,只着急的对杨清焰她们解释道:“公子一片好心,奴家感激不尽,但这银子奴家真的不能收。”

    围观众人显然也是不明白这女子的行为,分明是送上门来的银子,却拒之门外,不知道所图为何,于是便七嘴八舌的讨论开来。

    杨清焰一头雾水,周围人各种各样的议论声让她不舒服极了,她站在原地,手足无措,长这么大,竟是第一次遇到这般让她不知该如何是好的事情。

    “你日后便去我府里做事吧。”

    正当杨清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的时候,一男声陡然响起。

    低沉浑厚,稳重亲切,这规规整整的八个字似是为这道声音量身定做,这还是杨清焰第一次只闻其声便开始想象一个人的样子了。

    她好奇去看,便看见一位身姿挺拔的少年缓缓地朝着她走过来,走的近了,才看清他的样子,很好看的少年,眼睛明亮有神,脸庞棱角分明,带着一股超乎年纪的坚毅沉稳,嘴角处甚至还挂着一抹笑容,平添了几分邪气。

    这是一个光凭外表看不出来好坏的人,杨清焰在心里默默想着,可是不知为何,她看着那张脸,竟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发出不大不小的一声响。

    别人或许听不见,但那少年正好走到她身前,应是听到了那股声音,扭头看向杨清焰,一双清澈的眸子里满是疑问。

    他不看还好,他这一看,杨清焰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血液都朝着两侧脸颊涌去,燥热的不像话。

    少年却并未在杨清焰的身前停留多久,而是径直的越过她,走到昭梧面前,长臂一伸,便拿走了昭梧手里的银子。

    “这银子你拿着,去抓完药后便带着你爹去街尾那座门前挂着四只灯笼的宅子,自会有人将你和你爹安排妥当。”少年对那跪着的女子如是说道。

    刚刚还不愿接过杨清焰银子的女子竟猛地抬起头,眼里满是感激,对着成江洗就是重重地磕了几个头,又膝行到杨清焰的面前,还没等杨清焰反应过来,便又连磕了三个,嘴里连声说着:“多谢两位恩公,多谢两位恩公。”

    然后便在杨清焰目瞪口呆中拿着银子小跑着离开了,分明是很急切的样子,只是不知为何刚刚竟然怎么都不肯接昭梧递给她的银子,分明是一样的数量啊......

    那女子都离开了,也就无戏可看了,周围的人很快便散了,不过一会儿功夫,也就只剩下杨清焰和昭梧还站在原地了。

    就连那少年也向着不远处的一辆马车走去,看着是准备离开了。

    杨清焰下意识的冲他喊道:“喂,我的银子.......”

    少年停下了脚步,看着杨清焰,嘴角的笑容不知为何加深了几分,“小兄弟的银子本来不就是想要给那女子的吗?”他反问她道。

    “我是想给那女子,可并非是要给你,你刚刚用的那般顺手,可是考虑过银子主人的感受?”杨清焰据理力争道。

    虽说她心里也虚的不行,她的银子确实是要赠人的,尽管他突然横叉一道,但是结果总是没错的,只是她尚还有疑问未解,又怎能轻易让这少年离去。

    “小兄弟想给银子却没有方法,我有方法却没有银子,咱们如此合作岂不是很好。”少年耐心极好,被杨清焰这般纠缠住,却一点也不恼,一字一句的给她解释着。

    提银子本就是个借口,见他说到正题了,杨清焰眼睛一亮,凑到少年身边,满眼好奇的问他道:“你究竟是用了什么方法让她接了银子的?”

    少年看着这人抓住自己衣袖的手,只咳了咳,却并未提醒,“那女子两次拒了你,说明事情并非看到的那般简单,她卖身救父,定是走投无路。身边没有长辈兄弟陪伴,又问你是否会买下她,我便猜想她家中一定只有她和父亲两人相依为命,一病一弱,就算拿了银子回去,也很难保证不会被村中地痞无赖抢劫一空,所以我才收她进府,也算是为她提供一个庇护之所。”

    杨清焰越听越觉得惊讶,直感叹这人好细密的心思,竟连这些都猜出来了,而且看那女子表现,只怕眼前这少年猜的十有八九是对着。

    一脸佩服的看着少年,杨清焰发自内心的感叹道:“兄台着实厉害,这些竟然都能被你看出来。”

    少年连连摆手道:“小兄弟身在局中,所以没看出来也实属正常,不过小兄弟肯慷慨解囊才是真的厉害,像小兄弟这般肯仗义的人可是不多。”

    被别人这么一夸,杨清焰顿时觉得不好意思了,也学着少年刚刚的样子,连连摆手道:“不足挂齿不足挂齿。”

    可谁知少年却突然正了神色,正儿八经的对着杨清然鞠了一躬道:“在下成江洗,今日冒然拿了小兄弟的银子着实惭愧。”

    成江洗,杨清焰在脑海里反复咀嚼着这个名字,不知为何,竟然觉得这个名字有几分熟悉,好像在哪听过一样。

    “在下杨清,这些小事,还请江洗兄不要放在心上。”
很纠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