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2章 只求今生,莫盼来世

作者:很纠  |  更新时间:2020/2/11 23:23:58  |  字数:1954字
    梁时安脸色难看,“砰”的一声跪倒在成江洗的面前,“王爷,我是说过这话,只要公主出现在这皇宫之中,微臣就自有办法会复活她,只是......”

    只是他当时并未料到,杨清焰真的还会再回来,人死灯灭,若非心中执念深重,又怎么可能会独留一魂于世。

    他说出那办法,也不过是不忍看成江洗绝望至极,想给他一点希望而已。

    成江洗却并未让他将话说完,只猛地一转身,背对着梁时安,语气低沉严肃道:“没有什么可是,你只管去做就好了。”

    一字一句,都带着不容他人质疑的力量。

    梁时安的心中却是一颤,再杨不上礼节,从地上一跃而起,紧紧地抓住成江洗的衣领,“我早就已经将代价详详细细的告之于你,你还执意于此,可是考虑过后果!可是仔细想过你将要失去什么!”

    成江洗却是淡淡一笑,满脸的无所谓,“我能失去的我都已经失去了,我现在所做的一切不过是贪心的想要得到些什么,你又何必拦我。”

    说完见梁时安除了将眉毛皱的更紧之外,再无别的动作,于是便又补了一句,“你知道就算你要拦我也是拦不住我的,我意已决,绝不会更改。”

    梁时安只觉得一阵无力,紧拽住成江洗衣领的双手无力滑落,整个人呆呆的站在原地。

    成江洗见梁时安终于不再反对他,轻轻地拍了拍梁时安的肩膀,“多谢成全。”说完,就不再理会梁时安了,径直朝着门外走去。

    却在将将要跨出去的一瞬间,听见梁时安大声的质问他,“你这又是何必,就算她醒了过来,也必定是对你恨之入骨,倒不如就此放手,就此斩断今生情缘,我有把握为你求一个下一世的圆满,不,不止下一世,是生生世世,只要你现在放下执念,我向你保证,我一定尽我所能,让你和她生生世世都在一起。”

    成江洗的脚步一滞,他倚在门边处,竟无端显出几分落寞,昔日生死关头都不会弯曲一分的脊背现如今不知道是背上了什么沉重的负担,居然有几分伛偻。

    就在梁时安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前方竟然有话缓缓的飘进了他的耳朵里,“我要下一世有何用,下一世就算她还是杨清焰,我也不一定就是成江洗了,我只要她这一世就足够了。”

    只要这一世就好,让他有机会补偿她,也让他有机会求得她的原谅。

    与梁时安分开后的成江洗径直的来到了明辉宫,其明正抱着一个人痛哭流涕,见他进来,一向忠心耿耿的侍卫竟然满眼愤怒的看向他,双眼赤红,像是下一秒就要扑上来与他厮打。

    而其明怀里的人一动不动,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一丝半点的生机了。

    成江洗知道其明现在的心里必定是恨透了他,他看了看其明,便将目光移向其明怀里的那个人,察觉到他的目光,其明警戒的将人往自己的怀里搂了搂,像是生怕成江洗会对着一具尸体做出什么事来。

    成江洗心里苦涩难当,但他并未解释什么,只掏出腰间令牌,扔给其明道:“西北皇陵已经安排妥当,你带着他过去吧,就陪在他身边,再也不要回来了。”

    其明一愣,抬头看成江洗的眼睛里满是惊讶,但最终化为平静,他什么都没有说,只对着成江洗重重地磕了三个头,弯腰抱起杨清然大步走了出去。

    成江洗目送着其明的背影离开,直至消失不见,以前愿意为他挡刀挡箭的侍卫现如今竟是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他。

    成江洗自嘲一笑,他落到如今这步田地,又能怪得了谁呢,不过是昔日因,今日果,一切都是他自作自受罢了。

    走进明辉宫的偏殿,成江洗在书架前站了许久,直到从双腿上传来一股酸痛,成江洗才像是猛地反应过来一般,重重地一拍书架。

    书架应力发生旋转,一条地下通道赫然出现在书架的后面。

    成江洗沿着台阶一步一步的往下走,越往下步子越轻,像是害怕会惊扰到谁一样。

    通道的尽头,一座水晶方棺正安安稳稳的躺在那里,在这黑暗的地下宫殿里发出莹白的光芒,照的成江洗的脸上像是没有一丝血色,苍白无比。

    成江洗扶着方棺的边缘,眼睛里光芒明灭变换,似乎是在酝酿着一场狂风暴雨。

    他弯下.身子,轻轻的抚摸着杨清焰的脸,动作轻柔无比,仿佛是怕打搅了棺中人此刻的安静。

    杨清焰就这样的躺在方棺里,头发一丝不乱,衣服也是服帖的不像样子,一看便是被精心打理过,全然没有她自己期盼的脑浆迸裂的凄惨样子。

    不过那惨白的脸色,没有丝毫起伏的胸膛,冰凉的身体,无一不显示着此人早已逝去许久,此刻躺在这里的不过是一具毫无生气的尸体罢了。

    看着看着,成江洗便是再也忍受不住了,双手紧紧的抓着方棺的边缘,眼泪大颗大颗的从眼里争先恐后的涌出来。

    “清焰,我错了,我错了,求求你,醒过来好不好,我什么都不争了,什么都不抢了,只要你好好的,让我放弃什么我都心甘情愿。”

    若早知她会决然赴死,他绝对不会逼迫她投降,他以为只要他攻入皇城,再同她好好解释,她迟早有一天会原谅他。

    饶是成江洗哭的撕心裂肺,躺着的杨清焰却是再也不能回应他一声。

    若是她当真在场,定是要重重的感叹一声,他与她不过是孽缘一场,又何必念念不忘,看吧,最终还不是落得个两败俱伤的下场。

    炽元二十年,驸马领兵攻入皇宫,公主不堪背叛,从城墙上一跃而下,登基不过三天的新帝被困于皇宫,吉凶难料。
很纠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